ܾ֣ɹ鸰ָԮ

ҵ2018-10-20 15:24:49
Ķ800

,ֻʮ꣬԰һֻˮͰװ˸ᡣӦ룬򸾳ϯ˵İ佱往期回?在校读书时,没感觉到男女差别有多大,一直觉得“性别歧视?个字离自己还比较遥远。然而,随着毕业季的到来,离开校园开始走向职场才发现,时1世纪的今天,性别歧视依然存在/p>蹬着一双高跟鞋游走在各种招聘会之间,找到一个心仪的职位本就不易,但看到桌面上放的牌子写着“男性优先”,心里顿时凉了半截。其实,这种打着“男性优先”的牌子的企业已算是比较含蓄,而有些单位的面试官,还没等女生递上简历或做自我介绍就直接甩甩手说:“我们只招男性。”至于另外一些看似可以网开一面的面试官,则犹犹豫豫地打量着手上这份优秀的简历,一边对着性别栏上写的“女”字叹气,一边谈起一系列“不平等条约”:“我们公司愿意聘用你,但你需要保?年之内不结婚年之内不休产假……?/p>对此,我们能够理解用人公司希望使人力资源利用率最大化,但我们作为人而非机器,新时代女性也应该有权利追求自己的自由发展/p>女性走上职场遇到障碍,是因为女性能力不足吗?显然不是。从2003年到2012年,中国普通本专科在校女生数量增长了近3倍,占学生总数的比例从45%增加1%,表明现代女性受教育程度在提升。但?010月,由中国政法大学宪政研究所发布的《当前大学生就业歧视状况的调查报告》中显示,近七成用人单位对大学生求职者的性别有明确要求。尽管近年来相关法规制度正在逐步完善,但机会不等、标准不等、薪酬不等、工作岗位限制等女大学生就业时遇到的隐形“性别门槛”一直都在。而且越是经济欠发达地区,男女就业不平等的情况越是明显/p>在学校时,不少女生活跃于学生会与各种社团中,其中不乏精明干练、独当一面的人才。在较单纯的校园环境中,性别因素并没有影响到她们的个人发展,女性敏锐、感性、韧劲儿足的优势也能得到发挥。但当她们真正步入社会,面对现实情况,就业上的性别不公依然是她们不得不面对的一个残酷问题?/p>从中国传统观念来看,尽管女性地位得到了极大的提高,职场女性现在也比较常见,但“男主外女主内”的思想依然深深地影响着一代又一代人。从现实角度来看,女性就业仍然受制于生理、婚姻、家庭、生育和女工保障等因素。所有公司招揽人才都是从本公司利益和需求出发,女生身体总体不如男生强壮,且大部分女毕业生一进单位就面临着婚恋成家、生育哺乳,这使得女性劳动力性价比远远低于男性劳动力,这也是女毕业生就业难的最主要原因?/p>女性就业歧视问题其实一直都存在,要解决这个问题还需要多方努力。从女性个人而言,在竞争残酷的社会中,想要得到一份好工作,关键还是要提高自身的竞争力,才有以能力论英雄的资格。从企业而言,男性与女性虽然有所不同,但也各有各的特点和优势。企业若想广纳贤才,在招聘时不妨摒弃以“性别论英雄”的想法,真正看应聘者的实力。从社会而言,这是一种公民意识的问题,巾帼本不让须眉,现代女性已不局限于传统的弱女子、生儿育女持家的形象。承认女性能力,消除就业性别歧视,给女性公平的自我发展的机会,这才是社会进步的象征/p>第二次世界大战使得世界范围内的女性地位有了普遍的飞跃,究其原因,是由于男性劳动力都上了战场而女性不得不担当起男性的责任,走向职场,走向曾经只属于男性的工作岗位,而现代女性在职场上的出色表现,也证明女性在工作上并不逊色于男性。这也表明,只有当女性有机会走向职场,有机会自力更生的时候,才谈得上女性解放、女性独立。同理,只有当女性在就业上能与男性平等时,才谈得上社会地位上的平等及人格上的独立与尊严?/p>SourcePh"style="display:none">ǰ߱Уһܺõصҵ״̬һЩۺ飬ҲܴӦԣ룬Щdzıְɡ

Ӫɰĵʳ֮ҵ汸ƽ㡣ϴμսһֱĿõһֱ̣Լɡŷȥб档˵ýϢݹв壬ƴ塢壬ԾԾѷʵ¼ǰDARPAҪƲһЩ֮һձġһ˿ԸٵľʧƷüξͻˣǸ޷Ŀꡣ

案,还有人。”他说,这部书没有孤证,每一个说出来的字,都出自两处以上的历史记录,包括苏联解体后的解密档案和亲历者访谈/P>《这是不是个人》:亲历的见?/STRONG>人民文学出版社,2016月出版?/P>这部书是意大利作家莱维第一部回忆奥斯维辛经历的作品?947年出版,在世界上译成40多种语言,畅销?0年。法国《世界报》将其列nbsp;“二十世纪一百本书”之中/P>“幸亏我944年才被送到奥斯维辛集中营。”莱维说,那一年,德国政府缺少劳动力,暂停随意处死囚犯,让一些本要加以灭绝的囚犯,有了活下来的机会/P>对于编号174517的集中营囚犯莱维来说,地狱就在奥斯维辛。他记录了集中营对欧洲犹太人肉体和精神双重的残暴迫害,描述了法西斯暴政的本质——法西斯用平庸、仪式化和冷漠的暴力,完全抹杀“另一群人”的尊严和意志,让其仅剩下一副勉力求生的躯壳?/P>书中有这样一群处于“灰色地带”的人:他们本来也是囚犯,但为了活久一点,为了自己碗里能多一块土豆,就讨好敌人,与纳粹合作,当上了残暴的工头,把同胞送进焚尸炉。于是,莱维在书中写道:“纳粹你胜利了,你真的胜利了”,这是因为奥斯维辛把人转化了,受害者吸纳了施暴者的逻辑,人不再是人,人没有了人性/P>莱维的经历,逼着他从化学家变成作家。他必须得说出来,否则无人知晓真相,历史还会重演。如果个人不对历史负责,“我还是个人吗??/P>在这部书的序言中,他写道,当某些教条成为一种推理的重要前提时,其连锁反应的极端,就是死亡集中营。它是一种世界观的产物,是必然产生的后果。只要这种世界观存在,就会严重地威胁我们?/P>莱维提到,他感到一种更大的羞耻,正因人类发明了奥斯维辛,每个人的生存都是有愧的;但这并不能让我们取消正义和邪恶的界限。我们仍要保留拒绝认同邪恶的最后的权力,肩负起对人性、对他人无限的责任?/P>《艾希曼在耶路撒冷》:深刻的见解  本书由译林出版社20160月出版?/P>很多人都知道这部书,也知道这部书的作者汉娜·阿伦特,以及她提出的平庸之恶。这部书迟到了半个多世纪,才于阿伦特诞辰110周年之际,有了中文译本?/P>当年,阿伦特在耶路撒冷审判现场发现,纳粹党卫军高官艾希曼身上有一种平庸性,让人无法从这个人身上找到任何残忍和恶魔般的东西。令人不安的原因恰恰在于:有如此多的人跟他一样,既不心理变态,也不暴虐成性。他们为了获得晋升而努力工作,服从组织,忠于职守,除此之外,根本没有任何动机杀人/P>于是,阿伦特提出了“平庸之恶”:恶的化身未必是狂暴的恶魔,也有可能是平凡、敬业、忠诚的小公务员。她让这世界大吃一惊,看到了大众的病态之源:根本不动脑子,像机器一般顺从、麻木和不负责任?/P>“平庸之恶”是指极权主义下或者现代官僚体制中的个体失去了反思的能力,即判断善恶是非的能力,变成了官僚行政体系中一只被驱动的齿轮。艾希曼的邪恶,不在于他犯下了怎样的滔天罪行,而在于他心甘情愿地参与了极权统治将人变为多余的“伟大事业”?/P>中国人民大学一位研究阿伦特的学者指出了阿伦特的独特之处。首先,她注重概念的区分。概念的混用与强权相结合,就会指鹿为马,颠倒黑白,给人类带来极大灾难。其次,她注重对人们生活中新现象的辨析。比如说人们从暴政的意义上去看待纳粹,便没有抓住问题的要害,而阿伦特用了“极权主义”来描述二十世纪出现的新政体——纳粹政体以及与之相类、有着相同本质、旨在确立意识形态统治的政体/P>阿伦特告诉我们,在极权社会里,决定一个人命运的,不是他违反了哪条人为法,而是说他生得不对,他生下来就是犹太人,由此就必须被消灭,这就是极权主义的恐怖所在。这里有一种外在于人的力量支配一切?/P>她还看到了现代人的无思想性——丧失判断善恶是非的能力——是一种很可悲同时又是一种很可怕的症状。如何根治这种“现代病”成为阿伦特晚年回归哲学思辨的重要问题。她把人的精神生活分为思维、意志、判断三个部分,认为“无思想”不是说人没有一般的思维能力,而是指没有判断是非善恶的判断能力?/P>因此,她认为提高人的判断力是相当重要的事情。她想写的最后一部书名为《判断》?975年她去世时,人们发现,她的打字机里还放着一页纸,上面打着《判断》这部书的题目和导言?/P>SourcePh"style="display:none">ֲ֣ɫչϣʱ䣺2017-03-3015:33Դߡߣйǡϯίϯϰƽ29ڲμ׶ֲʱǿֲ֣µļɫ磬Ҳδ案,还有人。”他说,这部书没有孤证,每一个说出来的字,都出自两处以上的历史记录,包括苏联解体后的解密档案和亲历者访谈/P>《这是不是个人》:亲历的见?/STRONG>人民文学出版社,2016月出版?/P>这部书是意大利作家莱维第一部回忆奥斯维辛经历的作品?947年出版,在世界上译成40多种语言,畅销?0年。法国《世界报》将其列nbsp;“二十世纪一百本书”之中/P>“幸亏我944年才被送到奥斯维辛集中营。”莱维说,那一年,德国政府缺少劳动力,暂停随意处死囚犯,让一些本要加以灭绝的囚犯,有了活下来的机会/P>对于编号174517的集中营囚犯莱维来说,地狱就在奥斯维辛。他记录了集中营对欧洲犹太人肉体和精神双重的残暴迫害,描述了法西斯暴政的本质——法西斯用平庸、仪式化和冷漠的暴力,完全抹杀“另一群人”的尊严和意志,让其仅剩下一副勉力求生的躯壳?/P>书中有这样一群处于“灰色地带”的人:他们本来也是囚犯,但为了活久一点,为了自己碗里能多一块土豆,就讨好敌人,与纳粹合作,当上了残暴的工头,把同胞送进焚尸炉。于是,莱维在书中写道:“纳粹你胜利了,你真的胜利了”,这是因为奥斯维辛把人转化了,受害者吸纳了施暴者的逻辑,人不再是人,人没有了人性/P>莱维的经历,逼着他从化学家变成作家。他必须得说出来,否则无人知晓真相,历史还会重演。如果个人不对历史负责,“我还是个人吗??/P>在这部书的序言中,他写道,当某些教条成为一种推理的重要前提时,其连锁反应的极端,就是死亡集中营。它是一种世界观的产物,是必然产生的后果。只要这种世界观存在,就会严重地威胁我们?/P>莱维提到,他感到一种更大的羞耻,正因人类发明了奥斯维辛,每个人的生存都是有愧的;但这并不能让我们取消正义和邪恶的界限。我们仍要保留拒绝认同邪恶的最后的权力,肩负起对人性、对他人无限的责任?/P>《艾希曼在耶路撒冷》:深刻的见解  本书由译林出版社20160月出版?/P>很多人都知道这部书,也知道这部书的作者汉娜·阿伦特,以及她提出的平庸之恶。这部书迟到了半个多世纪,才于阿伦特诞辰110周年之际,有了中文译本?/P>当年,阿伦特在耶路撒冷审判现场发现,纳粹党卫军高官艾希曼身上有一种平庸性,让人无法从这个人身上找到任何残忍和恶魔般的东西。令人不安的原因恰恰在于:有如此多的人跟他一样,既不心理变态,也不暴虐成性。他们为了获得晋升而努力工作,服从组织,忠于职守,除此之外,根本没有任何动机杀人/P>于是,阿伦特提出了“平庸之恶”:恶的化身未必是狂暴的恶魔,也有可能是平凡、敬业、忠诚的小公务员。她让这世界大吃一惊,看到了大众的病态之源:根本不动脑子,像机器一般顺从、麻木和不负责任?/P>“平庸之恶”是指极权主义下或者现代官僚体制中的个体失去了反思的能力,即判断善恶是非的能力,变成了官僚行政体系中一只被驱动的齿轮。艾希曼的邪恶,不在于他犯下了怎样的滔天罪行,而在于他心甘情愿地参与了极权统治将人变为多余的“伟大事业”?/P>中国人民大学一位研究阿伦特的学者指出了阿伦特的独特之处。首先,她注重概念的区分。概念的混用与强权相结合,就会指鹿为马,颠倒黑白,给人类带来极大灾难。其次,她注重对人们生活中新现象的辨析。比如说人们从暴政的意义上去看待纳粹,便没有抓住问题的要害,而阿伦特用了“极权主义”来描述二十世纪出现的新政体——纳粹政体以及与之相类、有着相同本质、旨在确立意识形态统治的政体/P>阿伦特告诉我们,在极权社会里,决定一个人命运的,不是他违反了哪条人为法,而是说他生得不对,他生下来就是犹太人,由此就必须被消灭,这就是极权主义的恐怖所在。这里有一种外在于人的力量支配一切?/P>她还看到了现代人的无思想性——丧失判断善恶是非的能力——是一种很可悲同时又是一种很可怕的症状。如何根治这种“现代病”成为阿伦特晚年回归哲学思辨的重要问题。她把人的精神生活分为思维、意志、判断三个部分,认为“无思想”不是说人没有一般的思维能力,而是指没有判断是非善恶的判断能力?/P>因此,她认为提高人的判断力是相当重要的事情。她想写的最后一部书名为《判断》?975年她去世时,人们发现,她的打字机里还放着一页纸,上面打着《判断》这部书的题目和导言?/P>SourcePh"style="display:none">DZμһеº־ԸĿ

˵һݵĽͷչһоĻӰôһ־ԸߵĶҲǺչʾ񡢿ʶԱľ֣һ淴ӳŲݵۺˮƽԴ»硾α༭Ҧ½ܣĿǰҹֻмļ״Ͷг黹񶼸õĵ¥Ȳɹ̫øߵһŮ泪һ

Ķ

ƽ11λ˳ΪйǴʹ2018-10-19
ʽӻԾ ۹ɳ2018-10-19
ھ̼3˳20Ԫ2018-10-19
ëе 2018-10-19
Ҫ 궬ܻ2018-10-18
ýעƻ¼8%״̬2018-10-18
ѡ߲Ͱȫ͵33йַĿ2018-10-18
̷з ָз2018-10-17
չĹֱ֤2018-10-17
ڽ֮ɫʢ ɫйС̨߽2018-10-16